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心肺移植中心

接诊时间:8:00-5:00 (节假日不休)

专家微信:同济心声 2774585289
咨询热线:027-83663718 / 83665210 / 83665310

医院地址:湖北省武汉市解放大道1095号

详细信息

首页 > 详细信息

护心天使演绎汉版“妙手仁心”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4/3/5编辑:管理员 点击数:647次 字体:

楚天金报讯 有一种细心叫做贴心 有一种诚心叫做仁心
有一种托举关乎生命 有一种医术浸透亲情
22年来 他们的工作 不只在手术台上
    图为:朱学海副教授的电话联系本大多数被曾经的“病人”占据
    图为:病房一年可以收到近六百面锦旗
    图为:前任心胸外科主任潘铁成给患者鼓气

    文/本报记者肖清清 胡彩丽 通讯员童萱 图/本报记者刘蔚丹

    新疆换心病人芳芳,用情真意切的3000字微博,诉说自己在生死攸关时刻,感受到的鼓励与安慰:武汉同济医院心胸外科医护团队给予的仁心,比换在胸腔里的心,更让她感到贴心。
    芳芳的这封感恩微博后,是医患之间真心沟通的一个缩影,它在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心里,如同投下一块大石,激起共鸣的浪花。楚天金报的报道在读者中也引起热议。
    在昨日的采访中,患者余先生对楚天金报记者说:“如果医生都不敢看病了,我们的生死该交给谁?”

    真心关心
    “医生一个电话答复,能让病人少跑几趟冤枉路”就能让病人少跑几趟冤枉路,节约不少钱

    畅通求助通道 10年不换手机号

    “魏教授,我妈妈喊胸口疼,你明天在不在门诊?”凌晨1时,刚入睡才一个多小时的魏翔教授手机响起,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病人家属何先生不由分说开始诉说母亲的发病过程。
    昨日,坐在记者面前的魏教授回忆此事时说,这个电话是去年11月打来的,电话接通时,记起来,1个月前老人到门诊看过病,患者家属要走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来吧,我明天在门诊坐诊!”
    凌晨3时,魏教授又被手机铃声吵醒。“该不会是病人出了什么意外吧?”魏教授赶紧坐起来接电话。“魏教授,我是刚才打电话的老何,我们包了一辆车从潜江出发了,正在把我妈送过来!”
    凌晨5时,电话再一次响起来,“魏教授,我们已经到医院了!”一夜被吵醒三次,魏翔教授并没生气,立即起床去接诊病人。
    这样的场景,也经常发生在同济医院心胸外科其他医生身上,因为他们大多数人都主动把手机号码留给找他们看过病的患者。
    患者的电话往往不分时段、不分场合,也不管医生是在休息还是在工作,因此很多医生并不愿意把自己的私人号码留给病人,以免给自己增加额外的麻烦。但魏翔、李军、朱学海等心胸外科几位教授级专家,从国外回到同济医院任职起,近10年就没有换过手机号码,因为号码留给了病人,不能让病人再也找不到他们。
    魏翔教授说,如果不是情况危急,病人也不会深夜打扰医生。“有时候,病人只需要几句简单的咨询,比如要不要继续吃药?该不该现在就做手术?医生的一个电话答复,就能让病人少跑几趟冤枉路,节约不少钱。”魏翔说,每次他上手术台或上飞机之前,都会把自己的手机号呼叫转移到朱学海或其他医生手机上,担心病人打不通电话,会感到失望,甚至会耽误病情的医治。

    诚心交心
    “在护心团队中,有一条秘而不宣的做法,那就是想尽办法,让患者充满信心地乐观地躺在手术台上”

    护心天使们的宽心善意谎言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来自美国纽约一位医生的墓志铭。这句话既说明了医学的局限性,也更是在说,作为医生,更多的给患者以安慰和信心。
    在昨日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护心团队中,有一条秘而不宣的做法,那就是想尽办法,让患者充满信心地乐观地躺在手术台上。“医生的每一句话,甚至是小小地皱一下眉,都会激起重症病人心中的轩然大波。他都会联想到,是不是我的病没救了?”深谙患者心理的朱学海医生这样说道。所以,从医生到护士甚至是护工,在面对患者时都会挂着一张轻松自然的笑脸。
    2011年,来自潜江的警察程前进(化名),因心肌扩张晚期生命垂危,急需换心。来到医院时,他脾气暴躁,几次自杀欲求速死。医生们一边跟患者家属悄悄制订了严格的心脏移植手术疗程,一边却在他面前轻松淡定:“这不过是个小手术,治好了你立刻能活蹦乱跳地去抓犯罪分子!”
    手术后三个月,程前进身体康复得很好,回到医院进行复查时,才得知自己胸腔里有一颗别人的心脏。“紧张和压力,会导致患者生理发生很多变化,不利于治病。所以,在治病之前要先治心,唯有我们给患者以乐观和信心,才能帮到他们。”心胸外科女医生周鸿敏说。

    将心比心
    “心脏状况不太好,最坏的情形是大人和小孩都保不住,但我们愿意为你冒险博一博”

    术前真诚沟通 患者甘心托付生死

    怀孕6个月,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导致心衰的年轻妈妈熊莉(化名),接连被三家大医院拒收,因为要给她做引产手术后再做心脏手术,而引产过程本身就有可能让病人丢命,风险太大。
    2013年9月,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同济医院。当心胸外科医生郑智把住院证递给家属,并诚恳地告诉她和家属,心脏情况的确不太好,最坏的情况是大人和小孩都保不住,但同济医院的专家愿意为她冒险博一博。熊莉的眼泪当时就忍不住涌出来。
    孕妇做引产手术,不仅需要医院的诊断证明,还需要计生部门的同意书、街道居委会的婚育证明等多重手续。在病房陪护的是熊莉的丈夫和妹妹,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跑了几天,还是没搞清怎么办理相关证明。
    可熊莉的病拖不得,多住一天院还意味着要多花一天的住院费,更重要的是,越来越无力的心脏会让大人和胎儿面临更大的危险。
    郑智不想让病人再耗时间,主动联系医院门诊办,帮熊莉在诊断证明书上盖章,帮他们联系街道办事处和计生部门,再把准备好的材料送过去,在几天之内就办好了引产同意手续。
    得知手续顺利办完可以做手术了,熊莉和妹妹都哭了:“我的命就交给你们了,就算死在手术台上,我也不遗憾。”
    最终,熊莉在妇产科顺利引产,心胸外科也及时帮她修好了心脏。

    治好病人更要温暖人心

    昨日,楚天金报记者再次走进同济医院心胸外科,见证这些医生数十年始终不渝的治病初心——治好病人,更要温暖人心。
    同济医院第一任心胸外科主任是裘法祖院士。1992年,在他的带领下,器官移植团队在国内率先挑战心脏移植手术。
    病人的心都被摘掉了,还能活吗?裘老提起在很多场合说过的话,医学应该有人性的温度,外科医生应该勇于为病人冒险,才能让医学进步救治更多病人。
    从给动物换心到给病人换心,历任的心胸外科主任都挑着重担,在心脏移植领域攻坚,但由于心脏供体严重不足、换心费用过高等原因,“换心术”到2004年为止只开展了14例,一度搁浅十多年。2011年,39岁的魏翔主任组成年轻的护心团队,重启心脏移植项目,半年成功为病人换心,一方面积极为病人向社会呼吁搭建器官捐献平台,一方面改进技术,将手术时间从过去的五六个小时缩短到两三个小时。仅2013年,有30名病人在同济换心,这个心脏移植手术数量在全国排名第三。
    22年来,病人给护心团队送的锦旗数以万计。2013年,共有1500多名病人在该科做手术,护士长清理出来的锦旗就有近600面,感谢信1400余封,回访病人满意度高达98%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