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心肺移植中心

接诊时间:8:00-5:00 (节假日不休)

专家微信:同济心声 2774585289
咨询热线:027-83663718 / 83665210 / 83665310

医院地址:湖北省武汉市解放大道1095号

详细信息

首页 > 详细信息

“替补队员”成为战役“前锋”:记同济医院心外科团队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4/8编辑:管理员 点击数:101次 字体:

“替补队员”成为战役“前锋”:记同济医院心外科团队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04-08 11:56

作者:童萱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童萱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3月31日,同济医院手术室内,由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刘立刚开展的一台腹主动脉瘤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这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三级防护下开展的第8例急诊手术。此前,心外科主任魏翔还带领团队完成了全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的主动脉夹层手术。

“随着大家对新冠肺炎的不断认识,作为外科医生的我们,也从‘替补队员’成为了这场战役的‘前锋’。”在这次疫情中,这些原本大家眼中的“外行”不遗余力地冲进抗击疫情的各条战线。在新冠肺炎的病房,在急诊手术室,在海外抗疫的云直播现场……他们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当一个负责任的专业赖子

1月18日晚,金银潭医院一位患者需要紧急的体外肺膜氧合(ECMO)支持,同济医院副主任医师方泽民和汪源医生连夜赶往金银潭医院,开始了与新冠肺炎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面对敌人时,未知让人心生恐惧。”第一次穿戴厚重的防护服进入到隔离病区,大家同样紧张。在一层层防护装备下,平时得心应手的置管操作变得笨拙而缓慢。“每位患者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尽全力救治”。

对危重新冠肺炎患者来说,ECMO是目前生命支持的最高手段。为此,同济医院成立了护心团队,方泽民也是其中一员。因此,除了在发热隔离病房工作,他还随时待命为各个援鄂医疗队提供ECMO技术支持。

方泽民(左一)和汪源(左二)。同济医院供图

“患者心脏骤停,心肺复苏后生命体征不稳定!”3月8日深夜,方泽民接到电话后,火速赶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与北京国家医疗队通力合作,消毒、铺巾、穿刺,置管……迅速为患者建立了生命管路,ECMO顺利开始工作了。

当心电监护上红色的数字逐渐转为绿色,患者的生命指标渐渐好转。方泽民开心地与同事分享喜讯,突然,金银潭医院又打来电话,“有一位重症患者需要做微创气管切开”。

由于气管切开时患者的气道与外界直接相通,产生的气溶胶和飞沫喷溅会大大增加感染的风险。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所有操作过程,同时,动作又要轻柔,减少对患者的刺激。摆体位、消毒、铺巾、定位、切皮、穿刺、进导丝、扩张、撑开气管、置入气管套管,方泽民的整个操作过程一气呵成,患者血氧饱和度稳定,气道通畅。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又接到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电话,“一名食管癌术后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刚刚空肠造瘘管脱落滑出,有大量液体渗出,需要紧急会诊。”他立即驱车前往,查看患者情况,分析病情,给予紧急处理,嘱咐注意事项。

在回酒店的路上,方泽民再次接到金银潭医院电话,“一位重症患者肺部出血需要支援!”

等处理完这位患者,已是晚上8点多,他这才想起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但他觉得这一天过得很充实,“用武汉话来说,我是一个赖子。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人命关天,必须抓紧时间手术

“人命关天,必须抓紧时间手术!”3月11日晚,穿着防护服、头戴正压头套从手术台上下来的魏翔教授长舒一口气。这场置换大血管的特大手术,历时整整9个小时。这台手术,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对大家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接受手术的柳女士,因患尿毒症需要长期血液透析维持生命。1月中旬又不幸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月9日突然觉得胸闷、胸痛、全身发冷,血压下降到30mmHg~70mmHg,很快被诊断为I型主动脉夹层并转入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即便是面对新冠肺炎,魏翔也毫不犹豫地决定开展手术。

患者肾功能不好,手术过程中没尿怎么办?体内毒素排不出去怎么办?患者有10年尿毒症的病史,肾脏已经萎缩,尿很少而长期需要靠透析维持。这意味着患者体内水份和毒素无法通过肾脏正常排出,而手术过程中又会进一步产生毒素。手术时间不会太短,患者的身体很可能吃不消。

刘立刚(左)和魏翔(右)。同济医院供图

面对这些问题,魏翔觉得“我们可以一边做手术,一边做透析。”

手术台上医生的体力如何保障?平常I型主动脉夹层手术至少需要6个小时,而这一次因为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医务人员必定要上三级防护。由于暴露在高浓度的病毒气溶胶里,为保证安全,手术4个小时就要换一次班。而且防护服密不透风,医生也很难坚持超过6个小时。这一台手术,所有的操作都会变得迟缓,手术时间不可预计。即便是戴了正压头套,电池也不足以支撑6个小时。所以每次换电池的十几分钟,医护人员就面临着憋气和暴露的风险。

“我们安排两组医生,大家轮流来接力!”魏翔说。

3月11日一早,28位医护人员开始严阵以待。在精心的准备后,下午1点,手术正式开始。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下午5点,成功更换了患者快要完全破裂的血管。

面对新冠肺炎,手术的感染风险不言而喻。“冬春季是心脏疾病的高发季节,对于患主动脉夹层的患者来说,24小时内的死亡率高达50%,48小时内死亡率为60%-70%。我们不能犹豫!”疫情期间,工作在医院各个岗位的心外科医生们,一直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